卡比里:反对俄罗斯的西方没有像伊朗这样的压力

2018-01-03 11:03:20

<p>在不久的将来,塔吉克斯坦不可能毫不含糊地表达克里米亚公投</p><p>除吉尔吉斯斯坦外,几乎所有独联体国家都有这样的立场,吉尔吉斯斯坦公开反对塔吉克斯坦伊斯兰复兴党领袖亚努科维奇,穆希丁·卡比里说</p><p> “事实上,塔吉克当局掌舵的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俄罗斯,但与此同时,我认为莫斯科最近的行动使他们处于警戒状态,”卡比里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</p><p> “国际社会提到乌克兰宪法,该宪法仅提供全国公民投票</p><p>即使有这种公民投票的法律依据,西方也很难认识到公投的结果,纯粹出于政治原因,IRPT的领导人肯定</p><p> “俄罗斯在最后时刻不允许签署欧盟和乌克兰之间的条约,而西方则认为这是一项坦率的挑战</p><p>”这位政治家认为,在对俄罗斯实施严厉制裁之前不太可能达成此案</p><p> “至于冻结俄罗斯官员的账目,去年普京禁止他们在国外开户,”卡比里说</p><p> “当然,克里米亚将非常耗费俄罗斯,但已经做出了政治决定</p><p>西方对俄罗斯没有像伊朗这样的压力</p><p>俄罗斯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,可以阻止这一结构层面的任何决议,“穆希丁·卡比里说</p><p>他表示相信,莫斯科将很快向克里米亚地区的发展投入大量资金和补贴,“以便克里米亚人不要放弃俄罗斯”</p><p>塔吉克斯坦伊斯兰复兴党的领导人认为,“如果稳定来了,资金从莫斯科那里流出,就像在车臣那里一样,那么就需要工人,